其节目制作就更需精益求精

 {dede:global.cfg_indexname function=strToU(@me)/}公司新闻     |      2019-09-16 11:47

  闲话多音字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闲话多音字 别把汉字的多音字不当回事 电视节目中错读的多音字 当前,电视对人们的影响在媒体中应该是“龙头 老大”了,因此,其节目制作就更需精益求精。 然而,在电视中对汉字的多音字的错读和字幕

  闲话多音字 别把汉字的多音字不当回事 电视节目中错读的多音字 当前,电视对人们的影响在媒体中应该是“龙头 老大”了,因此,其节目制作就更需精益求精。 然而,在电视中对汉字的多音字的错读和字幕 中的错字实在是屡见不鲜,时有发生,应该引起 重视,别不当回事。 这里想说的是多音字问题。 编者曾以最普及的《新华字典》为例做了一个 统计。在1959年版的《新华字典》中发现有多音 字303个,虽然这是个极不精确的统计,何况还 有很多古汉字没有包括进去。 多音字具有两个特点: 1 它们多是最常用的字。正因为是常用字,使用 频率高,含义宽泛,才出现不同的读音以示区别。 2 大部分多音是因为词性不同。例如动词和名词 就会有不同的读音,其中更多的是不同的声调。 这在其它民族语言中也很常见。它们大多没有四 声的区别,往往用不同的重音来区别。比如,英语 中的increase(增长)用做动词,重音在后一音节; 用做名词,重音则在前一音节。 一个字有两个完全不同的读音其中一个多属于生 僻字,用于地名、姓氏或古地名。 我国两位著名演员都姓盖,应该读 作“葛”,但是几乎所有的观众都读作 “概”,已经改不过来了,岂非憾事! 又如姓氏里的“种”字应读作“崇”; “铅山县”的“铅”应读作“言”;山西省的 “曲沃”应读作“曲务”。 古代的“龟兹” 国则应读作“秋 盖 克 慈”。 盖丽丽 电视节目和电视剧中把多音字读错,往往与历史有关。 这可能因为主持人或演员对此不够熟悉,历史知识不足。 例如,北京电视台的一位主持人把“白云观”读作了“白云 官”。“观”字有两个读音:作为动词读“官”,如观察、参观 作为名词,要读 作“贯”,主要是指 道教的寺院。 另一个常见的错读多音字是“监”字。 作为动词,“监”读作“尖”。例如“监督”、“监 是最常见的。但作为名词,就要读作“见”,是古代官 职的称谓,例如“太监”,或是机构的称谓,例如“国 监”、“钦天监”。在老北京人的口中,这个字是不会 错的。他们不会说“我家住在国字尖”、“这些老人是 宫的老太尖”。严格来 说,“太监”不仅要读作 “太见”,而且重音应该 在“太”字上才对。 不只一般人把“太监”读错,有 的学者、教授在《百家讲坛》 讲明史和清史时也把“太监”、 “国子监”读作“太尖”、“国子尖” 就不应该了。 按照他们从事的专 业来讲,他们完全应 该懂得“监”字做名词 用时的不同含义和不 同读音。 还可以举几个电视剧的例子,说明有 的错读是因为对多音字忽视造成的。 “审时度势”中的“度”应读作“夺”。电视 剧《深呼吸》中的李总把它读作“杜”。 “屏退左右”中的“屏”应读作“病”。电视 剧《最后的王爷》中的万年青把它读作 “平”。寿王爷把“军事调处执行部”的“处” 读作“触”也是错误的。“处”字作为动词要 读作“楚”。最常说的“处理”一词很多人都 读得不对。当然,寿王爷还把“不食周粟” 读成“不食周栗”,粮食变成了糖炒栗子, 完全弄错了字,是另一个问题。 深呼吸 有的字原本是不同的字,有不同的含义,不会混淆。但由于在编 制《简化字方案》时,合并成一个具有不同读音的新的多音字,因而 引来了麻烦。这就需要主持人、演员们格外注意,免得出错闹笑话。 “干”字是由“干、乾、幹”字三合一而来的多音字。 “不相干”。另一个干字的本意是“天干”的意思,古代 用天干(甲乙丙丁等十个字)与地支(子丑寅卯等 十二个字)组合起来以纪年。 燥”。 另一个含义是“做”,如“能干”、“埋头苦干”。 干 读作“甘”,是“冒犯、牵连、涉及”的意思,如“干涉” 干 乾 也读作“甘”,是缺少水分的意思,与“湿”相对,如“干 幹 读作“赣”,有事物的主体或重要部分的意思,如“主干” 先要理解“干”字此时此刻的含义,才能确定它的正确读音。北京电视 台过去有一个节目,请一位法医做主持人,她把“干细胞”读作“乾细胞”, 岂不成了干燥的细胞!没水分的乾细胞哪里还有自我复制的活力?最近 一个电视广告中把“桑干酒庄”读作“桑幹”,肯定播音不知道这个词来自 河北的“桑乾河”,如果他读过小说《太阳照在桑乾河上》就不会错了。 “幾”字与“几”字合并为一个字,大家都读作“挤” 这是“幾”字读音,如“几个”、“几何”。但“几” 已存在的另一个字,读作“基”,是传统家具的一种, 体形大多较小,成语 中“窗明几净”的“几”就是这个 含义,如“茶几”。 电视中有一个 《天下收藏》节 目,主持人把“茶 几”读作“茶挤”, 显然错误。再说 文物中也有古代 家具一大类,是 不该读错的。 茶几 另一个常常读错的是“发”字。 “发”字是由两个难写的字“發”和“髪”简化合并而来,它还 鉴了草体字的写法形成了一个新字:发。虽然两个字合二为 一,但是它们仍然保持着各自不同的含义和读音。 “發”字读 第一声,是动词,如“发生”、“发展”。 “髪”字读第四声,只与“头发”有关。 有的美发店把店名转换为繁体字时 写成《美發店》,真令人哭笑不得。 电视剧《漕运码头》中周三爷引 用苏东坡的名句“老夫聊发少年狂”, 把“发”字读如“髪”,完全讲不通了。 这句词是发狂的意思,已说得十分 明白,周三爷若稍加琢磨,就不会 错。 在《快乐生活一 点通》节目中,一 位女解说人把最普 通的家常菜“肉片焖 扁豆”的“焖”字读成 第一声也是错的。 “焖”字只有一个 读音,就是第四声。 菜谱里有很多菜都要用这个字,如“红焖羊肉”、“黄 焖鸡”。读第一声的是另一个“闷”字,如“天气闷热” 切勿混为一谈。 任何人都可能有读错音、写错字的时候,无关大局。在电 视广播中,要求少些读错、写错的毛病,绝不是吹毛求疵, 因为影响面太大了。这对一般观众可能会产生“误导”,以讹 传讹,而对于广大中小学生则可能有“误人子弟”之嫌。 要想解决这个问题,也不难。遇到吃不准读音的字,不要 冒冒失失就说,请教一下别人就行了。更稳妥的方法是带一 一本小字典,有这个老师在身边就方便多了。关键是自己有 一个严谨的工作态度,就不容易出错。 有一位央视配音解说的任志宏先生就十分令人佩服和敬重, 不仅声音淳厚亲切,而且读音 准确。至少编者多年来从未发 现他读错过字,这与他的敬业 精神肯定是分不开的,也是值 得广大主持人和演员们学习的 榜样。 别把多音字不当回事, 好吗?